怀化新闻网

股票质押监管加码,两月6家券商领监管函!现场检查结果逐一落地,这五大问题值得注意

?

(原标题:股票质押监管加代码,6月份经纪公司收到监管函!现场检查结果是一一对应的,这五个问题值得注意)

在监管升级的背景下,经纪人股权质押的风险再次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上个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一些经纪人的股票质押业务出现问题。当时的报告显示,最近的监管部门对九家公司的实地检查进行了现场检查,这些公司近年来的股票质押金额大幅增加。现在,相关公司的监管检查结果已经发布。

自8月以来,包括国盛证券和南京证券在内的6家券商因发行股票质押而遇到监管机构的来信,其中多数与通知一致。办理登机手续后,仍然存在一些尚未被“认领”的问题,遵循监管措施的证券公司可能还会增加。

个人保证金超过0.56%并被罚款

国庆节前,国盛证券收到江西省证券监督管理局的监督函,并加入了一批“困难兄弟姐妹”,他们因股权质押而受到监督。

江西省证券监督管理局指出,根据中国证监会的部署,江西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对国盛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进行了现场检查。开展股票质押业务时未严格执行公司内部制度,未执行合规操作要求。因此,它发布了行政监督措施以发出警告信。

具体而言,国盛证券的违法行为是:2018年8月29日,国盛证券为客户宋睿办理了云图控股的股票质押业务,质押了5750万股,融资额为1亿元。质押完成后,云图控股市场的整体质押率为48.56%,超过了制定的“单一A股股票市场总质押量占其A股资本的比例≤48%”的风险限额。由国盛证券风险管理委员会负责。

公开信息显示,宋睿是云图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第一大股东,在2018年底前持有其38.94%的股份。此前,宋睿曾多次在红塔证券和华西证券质押云图控股的股份。云图控股的第二大股东邱云持有其12.2%的股份,并且其认捐同样频繁。在这种情况下,国升证券可能对“跨线”情况一无所知。

但是,近年来国盛证券的股票质押业务的规模确实在增加。根据国晟金融控制半年报披露,国晟证券上半年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为44.48亿元,较年初增长20.84%。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上半年国盛证券股权质押利息收入为1.38亿元,同比增长43.25%,增幅位居前十名。营地。

有6名经纪人被授予股票质押

上个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构监管情况通报》,再次出现了股权质押的问题:“敲山撞虎”。当时的报告显示,最近的监管部门对九家公司的实地检查进行了现场检查,这些公司近年来的股票质押金额大幅增加。现在,相关公司的监管检查结果已经发布。

该券商的中国记者发现,根据当地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网站的不完全统计,自今年8月中旬以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除国盛证券外,另外五家券商被国安证券收购。当地证券监管局因股权质押问题。行政管理措施。

特别是:

广东省证券监督管理局3,335万股联合证券:在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集成商的尽职调查存在重大缺陷。

陕西省证券监督管理局中国邮政证券:尚未为每个项目的具体质押率调整标准制定相应的内部制度。估计的特定认捐率会很大,而且系统不完善。客户融资的使用未得到跟踪和理解。账户相关分支机构提交的账户的具体投资和使用情况《贷后跟踪情况报告》未显示跟踪核查工作的具体情况

深圳市证监局盈达证券:自2018年3月以来开展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的尽职调查不足,对集成商和关联方的证券管理不够严格,履约期限管理职责为还不够问题。

湖南省证券监督管理局33,354财富证券:在股票质押业务中,回购期间,合并方的经营,财务,外部担保,诉讼等没有得到持续有效的跟踪。

江苏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南京证券:在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存在各方对各方进行尽职调查,资金管理不完善的问题。

由于尚未披露各种证券公司股权质押规模的数据,但过去六个月股票质押业务的利息收入,上述大多数公司均处于行业最佳。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邮政证券实现股票质押利息收入6424万元,同比增长133.66%。此外,国盛证券,南京证券和财富证券的增长率均超过30%。

不难发现,在今年上半年,中小型经纪公司在股票质押业务中尤为活跃。相反,总经纪业务已被压缩,而股权质押业务是主要控制对象。一些经纪人在半年度报告中明确指出,公司积极减少了股票质押的规模,并积极利用各种渠道化解风险。报告期内,股票质押业务余额较历史最高水平缩水近三分之一。

但是,即使发生诉讼,股票质押业务仍然是某些经纪人不容错过的利润点。在不久的将来上市的经纪人披露的多种固定收益和股票分配计划中,“扩展信贷(资本中介)业务”已成为必不可少的项目。

例如,作为遇到这封监管函的六家券商中唯一的上市券商,南京证券打算在其60亿美元计划中使用25亿元人民币的保证金融资和股票抵押。信用交易业务,包括业务采购。南京证券当时表示,保证金融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等信贷业务是公司利润的增长点,但与其他大中型证券公司相比,公司业务规模小,营业收入大。不高。增加规模和转换率。

行业监管不断增加

从行业角度来看,最近对证券经纪股票的质押已进行了调整。

根据节前协会发布的8月财务操作简报数据,2019年8月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余额为5057.6亿元,比上月下降1.28%,比年初下降18.18%。一年中实现股票质押利息收入2814亿元,比上月下降3.98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数据,截至10月8日,A股市场的质押股数为6012.22亿股,占市场总股本的9.02%。市场质押市值为77亿元,总体质押水平明显低于年初。

图片来源:风

深交所发布的股票质押回购分析报告指出,深沪两市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持续下降,救济范围进一步扩大,清算风险可控,但是需要进一步释放上市公司部分控股股东的信用风险。各方仍需共同努力,解决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的信用风险。股东应尊重市场并及早发现风险;证券公司应充分发挥将股东救助与上市公司质量相结合的优势。

在《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之前,监管机构强调了经纪公司最近的证券抵押业务中的五个主要问题:

一个是业务不明确,盲目追求利益。个别证券公司仍然将市场上的股票质押交易视为一项交易业务,而忽略了信用风险管理并盲目追求利益。

第二,风险意识不强,风险控制措施不足。各个证券公司仍然只是根据一定的质押率来确定融资额。并购方的信用评估,还款来源和资金流向均不受严格控制,并增加了数量众多的限制性股票质押。

第三,审计不严格,质押率设置不严格。个别公司的某些项目的评估结果为“有条件同意”,但后续跟进的相关条件尚不清楚;个别公司尚未根据新规定制定质押率设定标准,质押率较为随机。

四是由于不尽职调查或什至没有尽职调查。一些公司没有为扩展项目形成尽职调查报告,而一些项目尽职调查缺少必要的痕迹,例如照片和采访记录。一些访谈笔录没有受访者的签名,而尽职调查的有效性和真实性令人怀疑。

五是贷款后风险管理的形式。一些公司以表格的形式跟踪了对资金使用情况的核查,但该公司未能及时查明何时从特别账户提取资金,但未以融资方的名义将其包括在议定账户中。各个公司仅使用电话通信来管理贷款后管理,并且没有通信记录的痕迹。难以保证贷款后管理的效果。

各经纪公司的监管函相继推出并“签到”后,可以看出仍有一些公司尚未出现。随着对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不断增加,随后遇到监管措施的证券公司的数量可能仍会增加。